中国第一位《国家地理》全球总冠军,居然是个90后
in 生活 with 0 comment

中国第一位《国家地理》全球总冠军,居然是个90后

in 生活 with 0 comment

10 年前,储卫民走过最远的行程就是从家乡重庆到西安,上大学。

但在德国慕尼黑工大交换时,偶然的一次登山徒步后,他越走越远,爬过 6000 米高的雪山,下过 300 米深的洞穴,也拍摄了全球最高的 10 座山峰。

今年6月,2019年国家地理旅行者摄影大赛揭晓,储卫民不仅拿下了城市组一等奖,更击败了自然组、人物组的头名选手,将全球总冠军收入囊中。

从IT人到摄影师

曾是“资深宅男”的储卫民,第一次户外徒步的起点却很高,是在阿尔卑斯山脉。

当时他正在德国留学,学校就在阿尔卑斯山山脚。他没有任何户外装备,背着一个书包就跑去了。在雪地里走,鞋子都湿透了,但看着当地的老人和小孩在积雪里前行的样子,“宅男”忽然也有些触动。

后来,他带着当时的感受越走越远,遇到了更多有趣的探险者和冒险家。这个原本在“成功”路上按部就班的IT人忽然觉得: 也许,世界上最大的危险,其实是因为害怕冒险而不敢去做自己喜欢的事、虚度一生。



2017年,经过3年的准备,在“确保能靠摄影养活自己”之后,储卫民从新加坡的银行辞职,做起了全职摄影师。

那时,他的足迹已经遍布全球,拍下了很多惊艳的自然风光。辞职之后有了更多时间,心态也更轻松,终于能从容“等待”更好的作品。



很多时候,他会选择一个阴天爬上雪山,在他眼中,真正震撼的景象往往发生在“变幻时”。

极地、雪山、冰川地带难以预测的天气,虽然常常让他的计划失落,但也往往会带来意料之外的惊喜—— 就像在巴基斯坦的川口塔峰,想拍日出但没拍到的他和伙伴刚要动身离开,乌云密布的天空突然就裂开了一条缝隙,一面垂直的大岩壁被阳光照亮了。

2017年以来,这样无法预计也无法比拟的惊喜,让他一次次踏上探索格陵兰岛和巴基斯坦的旅程,也是在这段时间,储卫民渐渐发现,“人”也是风景的一部分。


《北极的冬天》

2019年3月,他选择一年中最冷的时候,第三次踏上去往格陵兰的旅程,去看一下当地人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。也是在那里,他拍下了今年获得国家地理大奖的《北极的冬天》。

储卫民在当地找了一家民宿,民宿的一楼是当地唯一的咖啡馆。有时候,他会在那和民宿的主人、一个当地的医生,还有当时的邻居、一个丹麦来出差的警察聊天,听他们讲起在冬天,北极熊会入侵这个小镇。而后,他会来到街上“闲逛”,去发现更多不同的生活场景、偶遇各种各样的人。



到达乌佩纳维克的第六天,储卫民走上机场的高地时,偶然间遇到了《北极的冬天》。

在零下三十度的极寒天气里,冰山、大海间的小渔村被雪覆盖着,只有路灯洒下暖黄的光线。傍晚,天色渐渐暗下来,木房子的窗子也亮起,路上走着的一家三口,宛如从旧时的明信片中走来。



储卫民刚刚到达乌佩纳维克时,当地人还好奇这位摄影师要如何拍摄自己最平凡的生活,这张照片却让全世界着迷。

储卫民说, 这正是摄影,它给我了我们“凝视”的机会。


这个九月,他踏上了第四次去往格陵兰的旅程,这个长期的拍摄项目仍在继续。而等到这次旅程结束,他还会邀请很多国外的摄影师来到中国,像他拍摄格陵兰一样,拍摄川西,广西、贵州……

去看看他们拍出的桂林山水,和我们印象中的有何不同。

到那时,看到那些照片等我们,也许也会体会到乌佩纳维克人的惊喜吧?


文章已浏览 108 本文由 YOYLING. 创作,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4.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
转载前请署名 最后编辑时间为: Dec 23, 2019 at 05:36 pm

Responses
选择表情